您当前位置:首页>前海自贸区>政务公开>动态资讯>新闻动态

自贸区探路 大湾区推广 开放高地破藩篱

  为建立粤港澳合作发展平台,引领带动大湾区全面合作,《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下称《纲要》)提出,加快推进深圳前海、广州南沙、珠海横琴等重大平台开发建设。最新数据显示,涵盖上述三大平台的广东自贸区已经开始发挥改革开放试验田作用,目前已形成456项制度创新成果,向全国复制推广33项。专家认为,三大平台应当是一个制度创新和经验推广的高地,是粤港澳大湾区合作的一个核心区。三大平台未来将进一步向周边辐射,包括制度推广和产业外溢,并推动高端要素的流动,整体上会形成一个梯度演化的发展模型,从而引领粤港澳的全面合作。

  「三点带面」探高质量发展模式

  2015年4月,中国(广东)自由贸易试验区正式挂牌成立,前海、南沙以及横琴开启探索之路。今年2月《纲要》的出台,则开启了粤港澳大湾区建设的元年。基于大湾区「一国、两制、三个关税区、四个核心城市」的复杂条件,要实现「打造国际一流湾区和世界级城市群」的愿景,在建设的过程中必然要伴随相应探索。在这种情况下,前海、南沙以及横琴三地的先行「探路」,其重要性不言而喻。前海、南沙、横琴三大粤港澳合作平台,肩负着「充分发挥其在进一步深化改革、扩大开放、促进合作中的试验示范作用,拓展港澳发展空间,推动公共服务合作共享,引领带动粤港澳全面合作」的重要使命。

  香港「一国两制」研究中心研究总监方舟博士对本报记者分析称,粤港澳大湾区规划有别于普通的城市群规划,其中一个核心的因素就是粤港澳大湾区「一国两制」的制度安排,以及里面包含的两种制度、三个关税区和货币体系等特殊情况。粤港澳大湾区整体规划的核心精神,方舟认为是要推动整个湾区在「一国两制」下实现包括人、财、物、信息等一系列生产要素的便利、有序流动以及规则对接的问题。

  广东外语外贸大学粤港澳大湾区研究院院长申明浩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指出,中国要从高速发展转变为高质量发展,需要一个模板和示范区,而前海、南沙和横琴三大平台的建设,是为把粤港澳大湾区打造成中国高质量发展模板「探路」。

  广东自贸区今年迎来挂牌4周年,4月25日举办的发布会上,有关部门表示,广东自贸试验区围绕制度创新「大胆试、大胆闯、自主改」,形成了456项制度创新成果,向全省复制推广了102项改革创新经验和92个创新案例。同时,广东省自贸办还介绍了投资贸易便利化、国际化营商环境和金融开放创新三大领域共15项制度创新最佳案例。其中,在投资贸易便利化方面,建设「离港空运服务中心」案例为全国首创;前海保税港区为中心的「全球揽货-前海集聚-机场直飞」进出口贸易航空货运模式,预计将每年节约企业物流成本8000万元(人民币,下同)。

  三大平台分工明确

  在发展过程中,粤港澳大湾区内的前海、南沙和横琴三大平台形成了各自特色。据申明浩分析,紧邻香港的前海自贸区的定位是现代服务业示范区;横琴对接澳门,支撑澳门的产业多元化;南沙的定位则是一个综合性的片区。

  数据显示,挂牌4年来,前海累计推出442项制度创新成果,其中全国复制推广43项,全省复制推广69项。自2018年以来,新推出制度创新成果123项,15项标志性成果被国务院自贸试验区工作部际联席会议简报刊载。申明浩认为,前海因为地理位置的原因与香港联系非常紧密,而香港主要是现代服务业为主,所以前海的定位是做现代服务业的示范区,包括国际商业仲裁、一些新型的商业和业态,都率先在前海落户,并且已有开放对接香港金融业的重要举措,未来还会有更多突破。

  而横琴4年来实际落地370项制度创新成果,并在横琴澳门青年创业谷,累计孵化336个项目,其中澳门创业团队179家,已获风投的23家企业融资额突破4.33亿元。谈到横琴的发展,申明浩认为其中一个重要目的就是支撑澳门的产业多元化。他指出,由于澳门的地域狭小,形成一业独大的局面,产业发展空间受限。而横琴为澳门产业多元化拓展了空间,其中包括澳门特首崔世安比较关心的粤澳合作中医药科技产业园以及澳门大学横琴校区等项目。

  南沙片区4年来累计形成439项改革创新成果,其中36项在全国复制推广,90项在全省复制推广,当中涌现了全球首个「香港+保税港区」飞机跨境转租赁项目、跨境电商创新发展的「南沙模式」等多个领先全国的创新成果。南沙在经济腹地方面相比前海和横琴优势明显,申明浩认为南沙实际上是一个综合性的片区,未来想象空间大。目前也已有不少领域的项目落地,其中包括新能源汽车、高铁枢纽基础设施建设等。申明浩指出,香港科技大学实际上也跟南沙结缘很久,港科大霍英东研究院此前落地南沙开展科研,未来港科大分校也将落地南沙。

  统筹发展 挺进合作深水区

  3月初,粤港澳大湾区建设领导小组第二次会议召开,通过了8项惠港澳政策。其中,明确把在自贸试验区成功试点的港澳及境外高端人才个税补贴、港澳青年创新创业、跨境快速通关等政策扩大适用到大湾区。

  共建粤港澳合作发展平台,三大自贸区需打破各自为战局面,协同、通融、共进、联动,这样才能不断拓展产业与生活新空间。早在2014年,国务院就批准建立了促进广东前海南沙横琴建设部际联席会议制度。2018年,成立了国务院副总理韩正任组长、香港特首林郑月娥及澳门特首崔世安担任小组成员的粤港澳大湾区建设领导小组。在申明浩看来,粤港澳大湾区建设领导小组是一个高层面的统筹机制,未来在综合性改革的授权方面,力度可能会增大,推进三大平台合作的速度也会更快。

  方舟指出,前海、南沙以及横琴这三个区域其实在《规划纲要》出台之前,就已经是粤港澳合作的先导区,并在合作方面做了先行先试的尝试,取得了相当的成绩,也总结了一些经验,为下一步在整个大湾区全面推进关于促进要素便利化流动和规则的对接,奠定了很好的基础。

  申明浩分析称,在解决前期简单的问题后,现在粤港澳大湾区的合作实际上已经进入到了深水区,一些瓶颈问题不是单靠地方政府就可以解决,更需要建设高层的协调机制。与此同时,广东、香港和澳门都分别设立了相对应的粤港澳协调办公机构,这些机构都已经在协调三地的发展。申明浩认为,未来三地同心协力,能够把政策协同效应发挥出来,进而引领粤港澳全面合作。

  申明浩还指出,前海、南沙和横琴三地,是高端要素集聚的地方,属于高质量发展的一个区域,是先行制度创新的区域。所以,自贸区应当是一个高地,是粤港澳大机合作的一个核心区,也会向周边辐射,实现制度的推广和产业外溢,并推动高端要素流动,整体上形成一个梯度演化的发展模型,从而引领粤港澳的全面合作。「当然,我们希望大湾区的领头雁和其他城市的差距越来越小,让区域均衡发展也能够走在全国的前列。」

  点面结合促中国更好融入世界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港澳与内地合作领域更加多元,涵盖法律、建筑、金融等更多领域。对于粤港澳下一步合作,方舟指出,习近平总书记去年底视察横琴的时候特别讲到,中央设立前海、南沙和横琴这几个片区的目的就是不忘初心,其实就是要为港澳创造更大的发展空间和腹地,为港澳经济和产业多元化服务。所以,方舟认为,下一步这三个片区会在粤港澳大湾区合作中继续发挥「先行先试」作用,带来更多新政策,比如未来开放澳门车辆进入横琴,或者是一些新的通关安排。

  可以预见的是,未来粤港澳大湾区会更快地复制推广三大自贸片区的经验。

  申明浩同样认为,三大平台在服务业开放方面一些先行先试的做法,下一步会推广到整个大湾区。其中,为了鼓励港澳青年北上就业和创业,港人港税、澳人澳税,这些在前海和横琴实施的政策,国家已经明确推广到整个大湾区中。此外,三地给青年人建立创新创业种基地的做法,现在也在大湾区全面铺开。他表示,目前阶段需要做好粤港澳大湾区内部的营商环境接轨。

  申明浩分析称,与长三角或京津冀不同的是,粤港澳大湾区是两种制度的融合,是中国向世界开放的一个重要区域。这是粤港澳大湾区的独有条件,也让大湾区有更多国际竞争与合作,这会影响世界对中国的看法,但也会提升中国的信心。并且在多元制度融合的地方,也会产生更多的制度创新,从这个角度来讲,粤港澳大湾区的规划对于中国未来与世界更好地融合非常重要。